湖北体彩网

                                                          湖北体彩网

                                                          来源:湖北体彩网
                                                          发稿时间:2020-06-03 00:11:19

                                                          美国泛非运动创始人、非裔社会活动家杜波伊斯(后迁居加纳)曾在其《黑人的灵魂》一书中预言:“20世纪的问题是种族歧视下的肤色界线问题。”早在1899年,31岁的杜波伊斯就描述过美国黑人的健康状态:“在费城最不卫生的地方和最破烂的房子内,黑人仅能享受最低程度的医疗。”英国《经济学人》5月28日刊文说:现代医学改变了所有美国人的预期寿命,但杜波伊斯描述的那种悬殊状况依然存在,黑人仍是美国最贫穷、住房条件最差且最不健康的群体,哮喘、糖尿病、高血压、癌症和肥胖等疾病高发。1899年,黑人婴儿死亡率几乎为白人的2倍,如今是2.2倍。文章认为,尽管有许多原因导致黑人容易患病,但解决方案可能必须先从改善黑人医疗条件做起。自废除奴隶制以来,美国曾为此进行过3次重大努力,但都因面临来自白人的强烈反对而在不同程度上无果而终。最近一次努力是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案,但该法案引发白人的“暴怒”,他们认为“自己缴纳的税金被黑人浪费”。现在,一些人希望此次疫情能带来美国第四次改善黑人医疗健康状况的努力。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种族主义、社会正义与健康中心主任钱德拉·福特教授说,这场疫情暴露出美国医疗和劳工体系中现存的种族不公现象:黑人缺乏医保的可能性两倍于白人,而且更有可能生活在医疗服务薄弱的地区。

                                                          《环球时报》记者去年曾到美国孟菲斯参观“国家民权博物馆”,也就是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遇刺的汽车旅馆旧址。看过展览,记者的感受是,尽管在美国已生活20多年,但实际上对美国黑人数百年的磨难和抗争史还是知之甚少。一所美国高校非裔研究系的主任对此并不感到惊讶,他告诉记者,现在很多美国人对黑人的历史了解也很有限。甚至在美国高等学术教育界,黑人也集体失声。他表示,教育是美国黑人感到最不公平的地方。1994年,美国一本引发争议的畅销书《钟形曲线》写道,非裔的平均智商低于其他人种,拖累了社会素质。事实真的如此吗?

                                                          当地时间5月30日,特朗普在宣布推迟举行G7峰会的同时,还称G7“非常过时”,不能代表当今世界,表示计划邀请俄罗斯、印度、澳大利亚、韩国等国领导人参会。文章分析称,美国这是明摆着想对抗中国,利用G7张开一场包围网,但他似乎忘记了俄罗斯是为什么“离开”G7的。

                                                          当地时间5月29日,特朗普在白宫举行的简短新闻发布会上突然宣布,“我们今天将终止与世卫组织的关系”。这一举措在美国国内和全世界引发了巨大争议。

                                                          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原八国集团(G8)拒绝与俄罗斯同席与会,以G7形式重新举办峰会。特朗普在去年(2019年)G7峰会前就曾提出让俄罗斯回归,但德国、英国、加拿大都表示反对。在目前美欧间裂痕不断加大的背景下,美国再次试图拉俄罗斯参会,此举很可能引发现成员国的不满,而且俄罗斯可能也并不愿意再次回归。

                                                          《朝日新闻》文章分析称,特朗普政府“对抗中国”的姿态并不是美国自冷战以来长期奉行的外交战略,宣扬“中国威胁论”是为了掩盖自身抗疫不力,以转移民众视线。但这一企图不仅收效甚微,还因为太过拙劣而欲盖弥彰。

                                                          经过两个多月的封锁,欧洲多数国家疫情已大幅缓和。据法新社报道,西班牙卫生部周一表示,该国在过去24小时内没有新增死亡病例,是3月以来首次出现这种情况。欧洲各国都在积极重启,各国的餐馆、酒吧等场所开始重新迎客,但是也有声音担心这将会引发第二波疫情。

                                                          连日来,英国、西班牙等欧洲国家也出现示威集会,抗议非裔在美国遭遇不公对待。一些欧洲媒体和学者也对美国黑人地位问题做出深度分析。德国埃尔福特大学北美史专家马楚卡特在接受瑞士一家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尽管美国有所谓的黑人中产阶级,但黑人在美国的社会体系中仍处于劣势,能享受的社会资源也很少,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黑人死亡率远高于其人口比例也证明了这一点。英国《卫报》认为,“纵观美国历史,非裔美国人几乎总是最有可能受到各种危机的负面冲击,如今被抛弃的美国黑人正为各州取消防疫封城令付出代价”,以黑人为主的美国各县已占到全美所有确诊新冠肺炎病例的一半以上,以及所有死亡病例的近60%。

                                                          曾有一个黑人学生非常委屈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不是我们笨,有些东西我们在中学真的没学过。低收入家庭的黑人学生往往只能在师资薄弱的学区就读。”记者简单算了算:自己曾在美国大学任教17年,只遇到过一名黑人同事;在当年留学的美国高校,每年毕业的本科生中只有4%是黑人学生,且多是运动员特招生;读博期间历年的同学累计有五六十人,但只有4名黑人同学。和记者抱怨教育不公的这个黑人学生很有语言天赋,爱好摄影。他毕业后参军驻扎日本,临行前还特地冒着大雪来与记者话别。他一年四季都戴顶帽子,说“不想露出蓬松的黑人卷发”。正如美国黑人女作家托尼·莫里森《最蓝的眼睛》一书中的那个黑人小女孩,她一直梦想着自己有一双白人的美丽蓝眼睛。这种自我嫌恶的心理也体现在上世纪40年代著名的“娃娃测试”——美国黑人小孩普遍喜欢白人娃娃,因为“白”才是美。心理学家已证明,长期生活在被歧视、缺少自爱的环境中,会严重抑制儿童心智的健康发展。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对此事件发表评论称,“世卫组织是不可替代的国际组织”。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呼吁特朗普重新考虑,称只有全球合作和团结才有利于抗疫。